先来占个坑,骗点访问量

相册地址,[戳这里]

Day-1

一大清早就被叫了起来,赶去回车站….结果到了那里发现早了快1h?exm?是谁一早清早扰人清梦QAQ

杭州东转车,看到5号检票口被乘警团团围了起来,低头一看,怎么我是5号检票……说是二次安检?估计是上帝都的火车安检比较严格吧….估计是我们的火车编号是G20吧….也没太在意….

帝都南站,人山人海,好多歪果仁唉?

望京南站地铁下车…开了地图准备导航….mdzz怎么就要没电了啊,药丸,幸亏sy有充电宝…..然后路遇一个妹子也在找宾馆?~~于是快乐地走了一路~~然后说,我们两个未成年人不给开房?唉…如此想来,我一个月后就成年了啊..~~此处省略感叹词~~..怎么帝都要求这么多…..于是打电话找教练,教练找领队..被抛弃即视感

我:”怎么我信号这么差…..到现在都是E”;爸:”毕竟首都啊,节奏不能太快”,2333好有道理

总算是盼来了领队,但火车上午饭就一包方便面马虎过去了,此时已经近五点,饿的快意识模糊了QAQ赶紧丢了包,出去浪浪浪

跑到王府井,吃了麦当劳(怎么这么好的东西,在大慈溪帝国一家都没有),话说那个活蝎子真的能吃啊?不过草莓糖葫芦味道还真不错

独自一人漫步长安街,膜毛爷爷,天色稍安,但天安门仍然挺火通明啊….到处是特警,便衣,莫名害怕,一问才知道这是要一带一路高峰论坛…..难怪空气这么好

走了一天,也算是大饱眼福吧,很开森呐…长安街一走,唤醒了一些记忆深处的东西,看来我是来了真·北京,明天该迅速进入角色了吧..


Day0

睡到自然醒的感觉真是爽……

酒店的早餐真是好,外面是喧嚣着报道的选手和教练,一想到后面几天没有酒店的早餐吃,那就隔离自己,放空自我,淡定的吃着烤肉,喝着橙汁……mmp,说好的减肥呢<这早餐这么丰盛,怪我咯>

报道,组委会通知说要换酒店….看来又有新朋友了QAQ

在大厅等着打扫完房间的时候遇到了wjl,%%%省队大佬

下午试机,怎么随便坐啊?怎么这么随便啊?开了day0的题面,怎么是noi前两题啊,第一题sa啊?第二题求割点啊?好像最近刚写过啊?那就随便码码吧……瞎jb写了棵主席树,然后写了个纯暴力,尝试着拍了拍就准备跑路了》。。。

然后想想再调个GDB吧,然后发现了一个以前没有出现过的问题,怎么在过程里开临时变量,gdb不能print啊QAQ

于是在吴老板的帮助下,发现了是O2的缘故,于是用emacs”g++ maker.cpp -g -o maker”重新编译,调试

4点就跑出来了…..打车回宾馆,路上被吴老板吐糟试机试了这么久QAQQQ

晚上跑去丽都领密码条,然后看到了sy大床房的实景,一颗赛艇啊


Day1

今天就是第一天考试啦……想想CTSC就是暴力暴力啊….于是没什么大的心理波动

草草的吃了早饭,就去lib候场了,猛然发现时八点半才开考……我怎么先前没发现….算了,等着吧

人越来越多,图书馆的两排ipad都被挂上了某前国家领导人的照片,蛤膜

8:25终于进了考场,原来是一个大考场啊,八十中的图书馆电子阅览室好大啊,不愧是土豪学校

有纸质题面,好评,怎么三道传统题啊…..虽然感觉像去年那样的多项式大杂烩题答也做不动….

感觉第一题很想乱搞题啊?可能还是可以弄点分数的,T2题目很简洁啊?根本不会啊?第三题看起来是期望dp,可能可以做吧?

切回第一题,打开/cipher文件夹,怎么没有说好的cpp?然后就想起了监考老师的声音,等会儿会补发代码QAQ

于是扔了T1,先去写T2,很快就\(O(n^5)\)的暴力切掉了,然后思考了一下,树上最长的链是直径把,然后想着可以在直径上乱搞,再想想一条链就卡掉了啊?

这个时候下发了T1的纸面代码,于是存了一下10分的代码就跑去搞T1了

快速切掉了\(O(n^2)\)的暴力,对拍可以用,然后思考了一下,应该要找出一个唯一的计算值,然后正好和特征值大小符合

一看第一个样例,和前面的解释图解,我想是不是连续的,然后写了个连续的,拍了一下根本拍不上

然后开始思考常规想法,仔细看了看其实可以\(O(n)\)的枚举\(X\)的位置扫下去,然后每向后移动一个位置,一定是\(B\)的数量\(+1\),或者\(A\)的数量\(-1\),那么如果维护所有\(A\)位置的\((A-B)\)\(X\)\(A\)之间(包括\(A\)\(A\)的数量和\(B\)的数量,显然值大于\(0\)的个数就是符合要求的

那就直接用树状数组维护一波,然后移动过\(A\)位置的时候暴力修改一个点的值,其余情况,用总的变量记录一下正负情况,复杂度是\(O(nlogn)\)处理掉了前两问,后面一问的处理方式是一样的啊……

这个时候已经12点多了,考场好热啊,虽然开了风机,但是这么多人我在一个几乎密闭的空间里,燥热呐…..第一次比赛打到后来有一种要睡觉的冲动这是药丸啊QAQ

赶紧趁着意识还完整,努力的敲T3,一看范围,\(O(nm)\)dp感觉挺好写的吧?

然后写啊写,样例后面两个都不对,于是开始认真读题…..这跟我想的不太一样啊….12:30,只剩一个小时了,第二题还是纯暴力,于是写了个\(O(2^n)\)暴力跑路,回去看T2,然后似乎可以弄一个基环树dp,似乎可以写出\(O(n^3)\)啊?于是赶紧码,然后到1:20也没调出来…..滚粗的节奏啊…….检查了一下文件名什么的,就离场了

3点,图书馆内外的人慢慢的聚集起来了……办公楼的很快就出成绩了啊?毕竟图书馆跑的慢,时限都是3s,等了好久好久,终于进场了,密码,打开pdf,好紧张啊QAQ

58+10+10,暴力打满了…….但是好像T2的分数很惨啊?

讲题啦~T1是论问题?反正我考场上debuff太强,没敢思考正解…….T2IOI原题?小火车还在WC讲过?反正我啥都不知道……..Menci跑上讲台,说T1可以用B的作为和来作为关键词排序,这样的和是唯一的,而且B的位置和越小,特征值也相应的越小,他说没仔细证明过….这不就是我一开始想的能不能用唯一的特征值来表示?然后大说大力排序一发,似乎很玄学…..得分还挺高的怎么我的\(O(nlogn)\)跑的这么慢果然我的卡常技巧很差差啊QAQ

感觉全世界都会T1啊?被群里某大佬成为Noip题,我可能真·菜啊?感觉全世界都是100+啊?我看来是打铁稳了…..我是按照去年的CTSC成绩来打的….看来策略有大问题啊?现在看来T1线性做法不是很难想啊(不过yj大佬MLE了,点烛),现在看来T2可以打40分啊?从T3看出我的数学是真的不行啊……

算了,就不负能量了,还有day2,明天就好好的膜膜国家候选队员吧….攒攒rp,争取别打铁…..有点累,早点休息了QAQ


Day2

….论文答辩,那一定很精彩…….

怎么9点才开始….于是在报告厅等啊等,之间吴文虎教授、王宏教授和其他的专家依次到来了他们才是真·大佬啊QAQ

论文答辩开始啦最大的感受是怎么大部分都是命题报告啊….毛爷爷的数列好神好神啊…..毛爷爷的口音好重啊..好像我没听懂几个字啊?大家的语速都好快好快啊讲道理,印象最深的要数那篇音乐相关的论文了吧?CTSC答辩秒变CTSC音乐会!评委怒怼候选队员,你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啊……

~~答辩的精彩之处那肯定在于评委吧?~~

本质不同的子串是什么意思啊“(掌声雷动)敦敦敦:”谢谢您的提问,一般来说,本质不同的子串就是不相同的子串“()

为什么你的\(f\)函数要62次方啊“(笑声轰动)敦敦敦:”那个….好像是上标啊?“(持续掌声雷动)

世界计算机大会马上要在福州召开了,你打算为大会做什么“(全程懵逼ing),WrongAnswer:”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群里的大佬们描述了一下评委的内心:“我听不懂你在讲什么,但是他们要我提问,我该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啊

下午是王选世界报告会啊?听说八十中邀请到了王选先生秘书的秘书,那大概要讲王选先生和王选先生秘书的故事吧>>>于是大家听完早上的答辩,都不想去,拉帮结派的打车跑回宾馆了…..

晚上出去吃饭,四岔路口,中国式过马路已经屡见不鲜了,在我等红灯的时候,旁边两个老外看着前面一堆人,“Red light?””Red light!”,好感触啊……果然不一定习以为常的东西就一定是对的也是一个对我自己的警示:不要太依赖于惯性思维,就像今天早上某候选队员说的一样,提高题目思维难度的方法就是利用看似平常的条件去做文章……


Day3

DAY2滚粗,OI再见。技不如人,甘拜下风

果然第一次吃特色菜…..水土不服,难免中毒

也就是最有一次了呢。满是可惜。


Day4

疏散日,定了中午回家的直达车票….于是睡啊睡….

回家路上偶遇出去玩的wjl…..人弱毕竟没有资格参加APIO,还是滚回家学文化课吧………
一路睡睡睡,一路颓颓颓…..

想想就这样退役了,还真是有些不甘心,但又有什么用呢?现在醒悟是不是晚了点呢?

AFO


Categories: 比赛记录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